修复红会公信力要细水长流

博天堂

2018-10-19

修复红会公信力要细水长流http://年05月15日15:34:22东方早报【】  自4月20日四川芦山地震发生以来,中国红十字会遭遇了一波接一波的质疑。

最新质疑来自网民爆料称: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是红十字会养的公关部。

  对此,该委员会相关人员回应称:委员会并没有花过红会的一分钱,活动经费都是独立运作的,并将在6月9日的年中工作会之后向社会公开资金账目。   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系红十字会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促进红十字事业发展的意见》规定,而于2012年12月7日发起成立。 该委员会从各行业的社会名流中选出16人,由红会聘任为委员。

  该委员会开始为大众所关注是在芦山地震后,当时公众要求红十字会澄清此前造成巨大影响的郭美美事件。

以该委员会新闻发言人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中国品牌联盟秘书长王永,联合其他委员,提出要重新调查郭美美事件。

尽管这只是个别委员的建议,但却令该委员会一时声名大噪。   然而,随着一系列网络爆料,该委员会本身却出现了公信力危机。

我们可以把这些疑问总结出两点:一是其到底是否依靠红会提供的经费、设施等资源运作,如果确有其事,那么其如何还能监督红会?二是其新闻发言人王永作为中国品牌联盟秘书长,最近却向红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授予了中国十大品牌的称号,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本来承担着通过有效监督,增强红会运作的透明度,进而提高红会公信力之使命的该委员会,现在自己却陷入了公信力危机,这使红会的处境更加微妙。   然而,所有这一切与其说是由于该委员会处事不当所引发的,毋宁说是因为红会本身急于挽回公信力而举措失当所造成的。

  在中国,红会被看作所有具有行政背景的公益组织的典型代表,公众的一些不满,首先指向了红会。

再加上前几年围绕红会出现的一些负面传言,均使得红会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现任红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于2011年9月上任后,就致力于让红会摆脱传言的漩涡,成立社会监督委员会就是通过加强外部监督,重建红会公信力的举措之一。 今年4月28日上午,中国红十字会在芦山举行抗震救灾工作新闻发布会,赵白鸽面对记者就郭美美事件等提出的疑问,一一做出回应。

她特别指出,治理结构和制度建设等方面的完善,需要3到5年的时间,并承诺如果两到三年,还是不能翻转黑十字印象的话,我自动请求辞职。

这充分反映了红会领导班子扭转自身形象的紧迫心理。

  问题在于,像红会这样的公益组织,其公信力一旦受损,要想重树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 在当前情况下,红会要靠一己之力,重建公信力,绝非简单成立一个社会监督委员会就能奏效。 如果这个代表外部监督的机构及其运作本身尚且不透明,能力又有所不逮,那帮倒忙的可能性就大了。

比如授予赵白鸽中国品牌女性称号一事,即便不怀疑其动机,至少在赵副会长上任不过一年多,机构本身正陷入空前危机的关头,对于修复公众对红会的信任不但无补,而且有害。 更不用说王永一身二任,既有商人背景,又当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委员,以双重身份来进行品牌运作,更让赵白鸽和红会陷于舆论困境。

  简单地说,当前中国红会就像一个身体虚弱的病人,本来需要的是调理,可是红会自己高调承诺,其社会监督委员会特别是王永还帮着过度进补,最后结果只能是事与愿违。   为中国公益事业,为中国社会组织发育,也为中国红十字会的自身发展考虑,红会唯有一方面真诚清理历史遗留下来的旧账,彻底消除公众疑虑,一方面低调处事,认真办几件让公众信服的事情,以此为新的起点,逐步建立公众的信任。